新闻详情

喜茶CTO:将加速开店,三个月后或将上线“社交”功能

在2019极客公园科技商业峰会现场,ONES创始人王颖奇向喜茶CTO陈霈霖抛出了许多人好奇的话题——喜茶真的有那么多人排队吗?

喜茶CTO:三个月后或将上线“社交”功能

“喜茶”一度被贴上“营销”、“网红”、“黄牛”等不太善意的标签,这些标签使它超越了茶饮店本身,成为一种文化符号。

而作为喜茶的CTO,陈霈霖的岗位属性也常令人疑惑。餐饮行业为什么会存在CTO(首席技术官)?陈霈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介绍喜茶背后的技术商业。

喜茶里的“技术人员”

一身干练的白衬衫,步调从容,语速很快,有些小幽默,是现场观众对陈霈霖的第一印象。在他进行自我介绍前,没人猜到,这个仿若邻家男孩的年轻小伙,是网红茶饮品牌“喜茶”的高管。

八岁起自学编程,从商学院毕业,在金山软件担任游戏架构师,作为著名Unity3D游戏开发框架KSFramework的创始人……从陈霈霖的履历看,走上喜茶CTO的位置,似乎是一场跨界之旅。但他的回答,证实了喜茶里“技术人员”存在的必要性。

陈霈霖介绍,他的工作主要包括IT管理,数字营销、技术研发三部分,而科技赋能同时给公司内部智能管理和外部数字营销同时带来改变。“从企业内部,需要考虑如何通过营销去获客、如何管理内部门店,如何通过大数据串联起职能部门,为他们减负提效。”

他以财务部门为例,“随着门店数量的增多,消费渠道的分发、商品价格及优惠的计算等问题的工作量和边际成本大大增加,公司的财务人员数量超过五十人。而大数据化可以实现提效,将他们从繁琐的计算中解放出来。”

陈霈霖认为,公司数字化是未来发展的趋势,“让数据无处不在”是未来十年肯定出现的命题。“产业数字化其实就是公司数字化,每个公司对内对外都会形成数据,利用数字系统进行智能管理以降低成本。”

技术如何赋能“喜茶”

喜茶的技术团队对内是进行智能管理,那么对消费者呢?

陈霈霖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IT数字化要做好,同时要在数字营销、数字管理、和数字力量三个点上同时有所作为。而零售业的数字营销是非常先进的,其中为代表的是消费者体验为中心数据驱动的泛零售形态——“新零售”。

喜茶CTO:三个月后或将上线“社交”功能

作为“新零售”届的佼佼者, 去年6月,喜茶在微信正式上线点单小程序“喜茶GO”。用户可以通过该款小程序实现远程点单,无需到店排队。

在陈霈霖看来,“喜茶GO”不仅仅是方便消费的小程序,更是数字营销的入口。他用三组数据展示了“喜茶GO”的引擎价值。

对订单数量进行统计,发现目前50%的订单都来自线上。从会员数量上,喜茶会员数量在十个月之内从0积累至1000万。此外,大数据还能实现对复购率的精准洞察,目前复购率已达到超过3倍的增长。

他进一步解释,这些数据对于帮助产品研发团队了解用户喜好、设计新品、计算排队时间、优化服务等方面,都具有积极意义,可以更好地帮助公司决策。

与传统的流水线生产产品的思路不同,用户运营是互联网餐饮商业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在“喜茶GO”推出之后,星球会员体系也应运而生,它在带给消费者更多便利的同时,也增强品牌粘性,大大提升消费者对于品牌的忠诚度。

会员体系与社区运营模式也是数字营销的重要一环。“以喜茶GO为载体,与消费者建立一种长期的联系,由此产生的各种数据,会发现有很多事情可以做。”陈霈霖告诉界面四川,这是“喜茶GO”的本质。

未来将加速开店,还要做“社交”

新式茶饮行业,从来不缺“智慧”,喜茶也不例外。智能新店型“HEYTEA GO”店与“喜茶GO”同步诞生。该店的一大特点是没有收银员,用户通过“喜茶GO”小程序自助点单,自助预约下单。

那么,喜茶与同为新式饮品,发力数字营销的瑞幸咖啡有何区别?

陈霈霖强调称,虽然二者都通过科技的尝试,取消收银员,优化成本结构,但仍存在本质区别。“瑞幸咖啡的流量是从线上导入线下的,线下只是一个制作舰队,而喜茶是从线下走到线上的,科技只是其中一个优化成本的手段,我们依然会把许多具备展示功能的门店,开在显眼的位置。”

陈霈霖透露,喜茶接下来有设计“社交”功能的打算,这也是优化用户体验的新尝试。“通过喜茶GO在场景中加深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互动,这个功能可能会在未来三个月面世。”

喜茶不仅是新式茶饮风尚中的重要一员,其火爆程度,也让黄牛有机会“盆丰钵满”。据北京商报此前报道,黄牛党曾经以800—1000元兜售不同级别的付费会员号(星球会员),也有承诺“现买现喝、即可取货”的服务,其中,代购费叠加优惠券,黄牛月收入近万元。

这折射了喜茶“供不应求”的痛点,喜茶也在努力“消灭”这一现象。

谈到“产品质量”与“出货速度”的关系,陈霈霖告诉界面四川,这是一个很难平衡的矛盾。“为了保证产品质量,我们的制作速度是无法加快的。目前,除了线上预约排队,可能只能通过加快开店速度来缓解排队难问题。”

未来,喜茶有可能成为像“一点点”、“coco”一样随处可见的“街店”吗?陈霈霖没有给出定论。